http://www.sctokeiya.com

遭遇政策冲击波 枫叶教育业绩承压

  7月8日晚,新华社全文刊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定调在义务教育阶段面向全国推行“禁止选拔”和“公民同招”。

  花旗立刻发布了对国内民办教育龙头枫叶教育(的研究报告,将其目标价由3.3港元下调至2.8港元,降目标价15.2%,重申“卖出”评级。

  “这次中央发文,就是定调,预计各地政府会在今年9月新学期开学之前,推出各地区的执行细则。”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政策显然对民办教育企业不利,急需研究出台私立教育法。目前,最关键的是分开治理,对于真正的私立教育,按照私立教育法的规则办,对于公办教育就按照行政方式管理。”

  2018年5月,花旗首次覆盖枫叶教育,给出了“买入”的评级,认为公司能够受益于学费上涨和入学人数稳步增长,业绩能够持续提升。当时,枫叶教育的股价正处于历史最高位附近。据花旗预测,枫叶教育2018年和2019年的净利润将分别达到5.44亿元和7.1亿元。

  仅仅3个月之后,2018年8月,花旗的态度就从乐观变为了悲观,开始下调枫叶教育的目标价。

  根据花旗发布的研究报告,由于枫叶教育计划为教师加薪10%导致公司成本上升,因此把公司2019年和2020年的净利润预测下调3%―5%。

  彼时,司法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实施集团化办学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一点引起市场重点关注,并引发内地教育股集体受挫,枫叶教育的股价经历了大幅度的下跌。

  约一年之后,2019年7月9日,花旗再次发布报告,再次表达对枫叶教育的悲观预期,将公司2019―2021年度盈利预测分别下调7%、7%及5%,重申“卖出”评级。

  根据相关报告,花旗此次下调的原因,是因为“内地政府宣布中小学实施新义务教育政策,收紧相关规管,禁止义务教育引入外国课程、使用外国教科书,以及私立义务教育学校招生将由当地政府办理”。

  2016财年,枫叶教育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高达50%,2017财年下降到33.46%,2018财年进一步降至32.24%。到了2019财年半年报,这种增速下降的趋势表现得更明显,仅为20.2%。

  商誉方面,2015―2016财年,枫叶教育的商誉均维持在1240万元左右,2017财年突然增加到6046万元,2018财年更进一步飙升至1.66亿元。而到了2019财年半年报,这种态势继续突飞猛进,公司商誉已经增加到2.4亿元。

  “商誉的增加主要是由于公司收购所带来的,近些年公司逐步转变策略,开始加大并购扩张的力度。”广州某私募基金教育行业分析师林欣(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例如,2018年1月,以8905万元收购伊思顿国际教育投资(深圳)有限公司55%的股权,获得深圳市伊思顿龙岗书院的全部控制权;2019年2月,又以2亿元左右的代价完成了对四川泸州七中佳徳教育投资有限公司75%股权的收购,取得泸州七中佳徳国际学校的运营权。

  伴随着商誉不断增加,枫叶教育的学校总数也开始迅速跳升。2014财年,枫叶教育的学校总数为33所,2016财年为46所,但在2017财年却大幅增至60所,2018财年进一步增加到82所。到了2019财年半年报时,这一数字为93所,短短3年间增长了近一倍。

  截至2019年2月28日,枫叶教育旗下拥有28所幼儿园、24所小学、23所初中、15所高中,以及3所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属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共47所,占比为51%。

  从学费收入来看,根据2019财年半年报,公司旗下的小学贡献了29.5%的收入,初中则贡献了14.8%的收入,二者占比总计为44.3%。

  随着7月8日《意见》的发布,包括枫叶教育在内的内地民办教育企业将面临由政策改革所带来的挑战。

  “此次《意见》的出台,意味着我国教育平均化推进速度和力度超出了预期。”林欣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这对民办教育确实造成冲击,这也意味着,民办教育的招生自主权被进一步削弱,对枫叶教育一类的民办教育的发展显然是利空。”

  针对《意见》的影响和花旗的看空,枫叶教育在7月9日回应媒体采访时称,公司实际上并不涉及“公民同招”的政策,且“一直以来都是同招”,“枫叶肯定不掐尖,也掐不了尖,实话实说,我们中考没有其他民办那么强。因为我们的教育不是应试题海的教育,所以想拼中考高考的也不会选枫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